• 首页
  • 视频中心
  • 工程案例
  • 视频中心

    “抗疫院士”王福生完成火炬传递:我们对奥运有着共同的期待

    发布日期:2022-07-30 03:53    点击次数:88

    2020年1月27日晚,王福生和他的同事穿上正压防护服,走进隔离病房向因重症新冠肺炎逝去的患者遗体三个深鞠躬。经过3小时的取样操作,王福生团队得到了首份新冠死亡病例病理样本,在国际知名医学刊物《柳叶刀呼吸医学》的封面上,这份研究报告被描绘为划破黑暗的一线灯塔之光。

    王福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也是一名抗疫医生,新冠疫情期间,他参与北京与武汉的两地患者救治,带领团队推动学界对新冠病毒的了解。

    2022年3月2日9时许,王福生作为冬残奥火炬手,在大运河畔完成了奥运火种的传递。他认为,冬奥赛事能推动我国冬季体育运动发展,对提升人民健康水平意义重大。“我们对冬残奥会有共同期待,希望通过这次盛会更好地传承奥林匹克精神。”

    3月2日,王福生作为冬残奥火炬手在大运河畔完成奥运火种的传递。受访者供图

    3小时隔离病房穿刺取样

    得出首份新冠死亡病例病理报告

    2020年1月,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中国科学院院士王福生换上正压防护服,在三个深鞠躬后走入病房,从一名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身上获取到了病理样本。

    2月中旬,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呼吸医学》(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登出了研究结果。在期刊封面,这篇文章被描绘为划破黑暗的一线灯塔之光——这是疫情暴发以来,人类科学家获得的首份死亡病例报告。

    截至2020年2月15日,已确诊的新冠感染病例超过6万例,死亡超千人。新冠病毒在人体内究竟带来哪些反应、如何致死,此前只有经验推测,尚无病理证据。而在临床上,越来越多的案例显示新冠肺炎与同为冠状病毒引起的非典并不一样。想搞清新冠的发病机制,病理分析不可或缺,而对死亡病例进行近距离穿刺取样,操作者无疑要直面感染的高风险。

    王福生决定亲自上阵。在符合重要传染病防治法规等前提下,王福生与另一位同事进行了3小时的穿刺操作。采样完成后,两人再次三鞠躬,表达对逝者深深的敬意。

    两天之后得出的病理结果,和最初的临床推断死亡病因的确存在差异。不少专家认为,心脏衰竭可能是患者突然死亡的主要原因,而病理结果证实,诚汇通患者肺部病变严重,心脏、肝脏没有病变,“死亡原因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王福生说。

    王福生团队的研究还得出另一个观点,基于重症病例体内出现异常激活的免疫反应,短程、低剂量的激素治疗显示较好的疗效,对临床救治提供了参考。在后续发布的新冠诊疗方案中,也写入了可根据患者病情进展情况,酌情短期使用激素治疗。

    王福生与同事在隔离病房进行查房会诊。受访者供图

    北京、武汉双线作战

    希望“科技抗疫”继续发力

    从武汉传出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开始,王福生便对疫情保持关注。2020年1月,他前往非洲一个传染病诊治研究中心看望我国援非专家,19日刚回北京,次日便去了武汉。

    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是北京市市级三家定点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疗机构之一,承担确诊病人和重症病人的收治任务。作为医疗专家组组长,王福生参与病例的诊断救治;作为国务院联防联控科研攻关组专家,王福生同时带领团队开展新冠肺炎免疫发病机制的相关研究,与其他科研院所在抗体药物、疫苗研发等方面进行合作。

    北京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王福生和团队又来到武汉继续抗疫。在金银潭、火神山等定点医院,王福生进入隔离病房,参与重症患者的查房会诊,现在回忆起来,还记得时间过得很快,四小时一晃而过,出来时全身衣服湿透,最大的感觉是饥饿。

    “我本身是搞传染病的,抗疫期间的临床与科研都是常规工作,唯一的不同是这次疫情影响之广、危害之严重,的确是百年不遇,我和我的团队能在一线作出贡献是本职所在。”王福生说。

    在参与疫情防控的过程中,王福生感到,非典疫情之后,我国应对重大传染病的能力有了显著提高,围绕新发疾病的诊断、治疗、疫苗研究、防控策略等迅速布局,“科技抗疫”作出了突出贡献。

    王福生工作照。受访者供图

    “控制传染病的大流行,除了综合的防控措施以外,需要全世界各个国家协同努力,其中主要依靠三个‘武器’。”王福生说,首先是疫苗,尽管有再感染和疫苗接种后的突破性感染,但是接种疫苗以后可以显著减少发病率、重症化率和死亡率;其次是特异性抗病毒药物,近期国内外已经有特效的药物研发成功,这对于临床救治具有重要的意义;第三是靠临床专家们不断总结救治经验,研发新型有效的救治方案,提高重症患者治愈率。

    他表示,疫情进入第三个年头,面对病毒变异的挑战,人类还需在科学层面继续发力。

    王福生。受访者供图

    对话

    新京报:你是如何参与冬残奥火炬传递的?

    王福生:我非常荣幸在几个月前被确定为冬残奥会的火炬手,这对我、我们团队以及家庭来说都是很光荣的事情。虽然我本人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火炬传递,但是我和我的团队曾经参与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医疗保障,主要任务是防范各类传染病疫情。我也一直关注冬奥会上我们国家队的表现,为中国奥运健儿取得的优异成绩深感自豪。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火炬手这个身份?

    王福生:奥运会火炬是奥林匹克运动的重要象征,代表光明、和平、友谊以及团结。奥运会火炬传递是每一届奥运会中最引人注目和令人期待的一项活动。我作为传染病医学领域的代表之一,感到非常荣幸。希望通过火炬接力,体现奥林匹克“希望、梦想和激励、友谊和公平竞争、奋斗为乐”的精神。

    新京报:作为一名医生,你怎样看待今年的奥运赛事?

    王福生:冬奥会近日顺利闭幕,紧接着冬残奥会又开始了,这届冬奥、冬残奥会的成功举办,不仅能够推动我国冬季体育运动的发展,对落实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提升人民健康水平意义重大,通过奥运会的广泛宣传,对于进一步扩大我国的国际影响力,促进各国人民的友谊也具有重大的意义。

    我们对冬残奥会有共同期待,希望同大家一起为各国运动员加油,祝愿他们取得好成绩。相信这次盛会将成为大家的美好回忆,也希望通过这次盛会更好地感受和传承奥林匹克精神。

    人物档案

    王福生,中国科学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感染病医学部主任、国家感染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华医学会理事、全军传染病专业委员会候任主任委员。疑难肝病和艾滋病细胞治疗与研究领域的开拓者。

    疫情期间,王福生担任新型冠状病毒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科研攻关专家组专家,参与北京、武汉两地疫情防控。曾被表彰为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

    新京报记者 戴轩

    编辑 刘茜贤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