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视频中心
  • 工程案例
  • 工程案例

    火炬手王甦菁:被称为“中国版霍金”,正研究微表情识别谎言技术

    发布日期:2022-07-29 20:39    点击次数:140

    今天(3月4日)上午,北京冬残奥会火炬在北京市残疾人文化体育指导中心等地传递。作为火炬手,中科院心理所副研究员王甦菁一只手开动残疾人电动代步车,一只手高高擎起火炬。这场火炬传递的主题——“自强不息”,是他人生经历最生动的注脚。

    王甦菁正在传递火炬。受访者供图

    1976年,王甦菁出生于江苏淮安。由于母亲难产,王甦菁刚出生即出现“脑缺氧后遗症”,被医院紧急抢救。脱离生命危险后,外公给他起名“甦菁”。甦(sū)意为死而复生,菁寓意草木精华,这个名字寄托着家人对他美好的祝愿和期盼。

    王甦菁从小双腿不能直立,要靠助行器行走,双手不能持物,说话吃力且含混不清,在学习中总是遇到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乐观的王甦菁通过抓象棋子锻炼握笔写字能力,右膝下绑着沙袋来稳固身体,防止摇晃。

    迷上计算机后,王甦菁阅读了大量相关书籍,1997年,他编写的CASL汇编语言编译器入围中国大学生电脑大赛全国总决赛。由于手抖写字慢,王甦菁考研时遇到了困难,几所高校破例为他单设考场,最终他得以在吉林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

    近年来,王甦菁受到美剧《别对我说谎》启发,希望将原本用于人脸识别的理论应用于微表情研究,他期待人脸识别技术和心理学能碰出火花,助力人们进行谎言检测。

    自己开残疾人电动代步车完成火炬传递

    新京报:作为冬残奥会火炬手,你的心情如何?今天的风有些大,火炬传递时顺利吗?

    王甦菁:得知成为火炬手时,我非常惊喜。今天前往北京市残疾人文体指导中心的路上,我的心情也很激动。我觉得不管在什么岗位上,只要踏踏实实、不求名利的工作,国家不会忘记我们。

    因为火炬比较重,真正传递火炬时还是有点吃力的。我右手开残疾人电动代步车,只能用左手擎着火炬,好在最终也顺利完成了传递的任务。

    新京报:你平常运动锻炼吗?残障人士无论在科研上还是在运动上,要取得成绩,都要付出超出常人的努力。面对这些困难,你的心态是什么样的?对于其他残障朋友,你有哪些鼓励的话想说?

    王甦菁:我曾经喜欢游泳,这种运动对脑瘫患者是有帮助的。我家里也有一个单车装置,平时我会利用它健身。健康的体魄对于生活和工作都很重要。

    我的心态一直比较乐观,这并非因为我是残疾人。要说鼓励,我还是觉得, 长沙市长郡中学大家无论身处什么境遇,只要尽心尽责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都会有所收获。

    关注无障碍,就是在关注未来的自己

    新京报:你上学时没有上特殊教育学校,而是和健全孩子一起学习。你如何看待融合教育所起的作用?

    王甦菁:就我个人经历而言,我赞成融合教育。我觉得自己小时候如果去残疾人学校,可能会因为被贴上标签而产生心理阴影,这对性格塑造是不好的。

    我和健全人一起上学,让我觉得即使我是残疾人,我也可以做得和同龄人一样好。

    新京报:你博士毕业后,来到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做博士后。在学业和科研方面,这一路你是怎么走来的?

    王甦菁:主要是兴趣使然,我对计算机有兴趣,就不会觉得遇到的种种是困难。比如晚上专心做科研时,我丝毫不感觉到困意。

    但我觉得现在有个问题,很多学生读硕士和博士,不是源于兴趣,有的是因为听从了父母建议,有的是为了求职加分,这显然违背了初衷。之所以叫研究生,就应该对研究有兴趣。

    新京报:近年来,我国在无障碍环境建设上越来越完善。就你个人感受而言,还有哪些可以做得更好?

    王甦菁:现在硬件已经做得很好了,比如直梯、坡道都比较完善。但软环境还需要提升。

    我有过几次被保安拦在门外的经历。有一次,我开着残疾人电动代步车,想进入一家商场,结果保安把我挡在门外20分钟。第二次去的时候,我又被拦在了门外。这次我要求见他们的经理,表示“如果你们这么对待残疾人,可能会上热搜”。后来保安老远看到我,就会主动把门打开了。我觉得残疾人一定要坚持争取应有的权利。

    我在法国去参观卢浮宫时,购票之前问保安是否可以开残疾人电动代步车进入,保安很诧异地看着我,因为在国外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无障碍环境建设不管是软件还是硬件,都是文明程度的体现。

    当然,这种情况正在逐步改善。有一次在马路上,有个行人骑着电瓶车,对我开的代步车很好奇,就一边骑行一边和我聊天。我告诉他,我的残疾人电动代步车属于电动轮椅,已经可以上地铁、高铁了,残疾人的日子确实越来越好。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也由衷地说,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好。

    我觉得,无障碍环境建设关乎每个人。所有人都会老去,可能会用到轮椅等残疾人使用的辅助工具。大家关注无障碍环境建设,不只是为了关心残疾人,也是在关心今天我们的爷爷奶奶、“明天”我们的父母和“后天”的我们自己。

    将在特定场景开展微表情识别实验

    新京报:微表情识别听起来非常有趣,它的应用方向有哪些?目前国内外已经开展应用了吗?

    王甦菁:对微表情进行识别,可应用于测谎设备的研发。在美国,微表情识别被广泛应用于机场安检,有一些经过培训的人员通过观察旅客的微表情发现可疑情况。未来如果计算机识别微表情技术能够得到应用,效率会更高。

    新京报:在这个领域,你取得了哪些科研进展?这项研究的难点在哪儿?准确率如何?

    王甦菁:因为微表情的动作太小太细微了,所以机器识别存在难度。同时这也需要研究人的心理状态,研究人产生微表情的神经机制,目前,我们研究组也正在开展这些研究。

    现在机器识别微表情还处于理论研究的阶段,有可能这两年内,我们能在特定的场景做相关实验。

    目前机器识别微表情准确率不算高,达不到应用级别。举例来说,人脸识别在照相机拍摄的应用场景中,只需要找到人脸,在四周打个小框就可以了,对安全性要求不高。但人脸识别在支付场景中要求就提高了,不能识别错误,否则就出问题了。

    微表情识别也一样,如果应用在桌牌游戏中,这种识别对准确率要求不是很严格,可能几年内就可以实现应用。但如果应用到公安等系统,对安全精确级别要求就严格了,这方面的研究和应用,可能需要二三十年或者更长时间的努力。

    新京报:网友称你为“中国版霍金”,对此你怎么看?

    王甦菁:我觉得我就是我。可能因为脑瘫,在外形上看和霍金先生比较接近,我说话发音不清楚,手也不好使。有一些科研人员虽然残疾,但是双腿可以行动,我面临的困难要多一点。我不敢奢望能做出霍金先生那样的成就和贡献,我就是搞计算机交叉研究的,这辈子能把微表情技术研究给做好,我就很满足了。

    | 人物简介:

    王甦菁,中科院心理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包括模式识别、机器学习、图像处理和微表情识别,他的科研成果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认可,成为2011国际生物特征识别大会博士研究生论坛在全球邀请的10位有培养前途的博士研究生之一。

    王甦菁被称为“中国版霍金”。他曾获得第八届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北京榜样”提名奖,被评为北京市残疾人自强模范。

    新京报记者 张璐

    编辑 陈静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