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视频中心
  • 工程案例
  • 工程案例

    从兄弟到仇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苏联其它加盟国为何反目?

    发布日期:2022-07-22 06:38    点击次数:109

    前言:

    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原属苏联的其它14个加盟共和国,渐行渐远。从东欧到西亚,从格鲁吉亚到波兰,甚至同文同种的乌克兰,也成了反俄前锋。

    曾经亲密无间的兄弟国家,如今翻脸无情,甚至刀兵相向。是新仇还是旧恨?是俄罗斯太过霸道,还是其它加盟国见钱眼开?

    一、苏联时代,大俄罗斯主义流毒深远,造就苏联其它加盟国的“反俄基因”

    过去之因,今日之果。俄罗斯和原苏联其它加盟国之间现在的矛盾,很大程度上是苏联时代的历史遗留问题,如果具体一点来说,就是“大俄罗斯主义”的余毒反噬。

    大俄罗斯主义,又称大俄罗斯民族沙文主义。简单来讲,就是民族不平等,在一个多民族国家之中,认为俄罗斯民族应该拥有特权。

    沙皇时期地图

    这本来是沙俄时代的遗毒,在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后,苏联政府主张民族平等,削弱了俄罗斯民族在苏联内部的特权地位。但制度上的改变容易,思想上的改变却很难,很多苏联领导人,骨子里还是大俄罗斯主义的拥趸,这为今天的俄罗斯,跟原苏联加盟国的矛盾,埋下了伏笔。

    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乌克兰。乌克兰民族与俄罗斯民族,本来都是斯拉夫人的后裔,同文同种,在苏联内部,这也算是嫡亲的兄弟民族。然而苏联时代,靠近俄罗斯的乌克兰东部,被计划发展成了重工业基地,经济发达,大量俄罗斯人移居其中;乌克兰西部,则以农业和轻工业为主,经济比较落后。

    换句话说,在苏联内部,乌克兰西部,俄罗斯民族人口占比较小的地方,跟乌克兰东部,俄罗斯民族人口占比较多的地方,被区别对待了。

    这就好比一个妈生了两孩子,说是一视同仁,要民族平等。结果到了饭桌上,分蛋糕的时候,水果和奶油全分给俄罗斯了,乌克兰只吃了点面包。

    所谓凡事不患寡而患不均,作为被苏联“母亲”偏爱的孩子,俄罗斯受到其它兄弟们嫉妒和不满,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二、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美国争夺战略主动权,伤害到其它原苏联加盟成员国的利益

    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如果仅仅是因为嫉妒苏联时代,俄罗斯被偏爱,或者其它历史恩怨的话, 金泰希官网大家老死不相往来就好了,何必闹得兄弟反目,拔刀相向呢?

    南奥塞梯地理位置

    问题的症结,当然在于现实利益。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克里米亚危机,和2008年的俄格“5日战争”。

    苏联解体前,美国答应俄罗斯,不会让北约东扩,而且要支持俄罗斯做“世界第二”,与美国共享全球霸权,也就是所谓的“G2”。结果苏联刚一解体,美国就变卦了,翻脸的速度可以精确到天。

    1991年12月24日,苏联宣布解体的前一天,美国官方发布的新闻稿中,还是“在苏联和美国的共同努力下,冷战终于要结束了”,结果12月25号,苏联宣布解体,12月26号,美国总统的全国讲话中,就改成了“美国领导自由世界,赢得了冷战的胜利”。

    美国的食言,给俄罗斯带来了新的压力:北约东扩。此后的20年间,从波兰到乌克兰,从亚美尼亚到格鲁吉亚,美国联合欧盟,精心给俄罗斯也设置了一个半包围圈,俄美关系急转直下。

    这种背景下,俄罗斯为了争夺战略主动权,避免被彻底堵死战略通道和出海口,只能主动出击,俄乌之间关于克里米亚的争议,以及俄罗斯和格鲁吉亚之间,关于南奥塞梯的争议,就是很典型的两个例子。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打了一场“五日战争”,争夺对南奥塞梯的控制权。根源就在于南奥塞梯虽小,但它战略位置突出,是俄罗斯影响中亚的重要通道,也是美国打通欧亚石油管道线路,减少俄罗斯对欧洲能源安全威胁的重要通道。

    克里米亚

    同样的,克里米亚是俄罗斯在黑海方向最重要的出海口,对于打破美国的封锁制裁,具有关键意义。但问题是,这两个地方在苏联解体之时,归人家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控制。在他们看来,你俄罗斯跟美国大国博弈,损害我们的利益干什么呢?

    所以说,俄罗斯和原苏联其它加盟国之间的矛盾,现实原因是,俄罗斯为了在俄美博弈之中夺取战略主动权,伤害到了其它原苏联加盟国的利益了。

    三、美国以经济为诱饵,唆使原苏联其它加盟国,与俄罗斯交恶

    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表面上看,俄罗斯和其它原苏联加盟国的交恶,是俄罗斯一系列“进攻性”的举措造成的,比如吞并克里米亚,争夺南奥塞梯等等。

    但问题是,俄罗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以克里米亚为例,1954年,苏联把克里米亚划给了乌克兰,那时候俄罗斯是同意的。到了1991年,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议会虽然宣布,不再承认当年把克里米亚划给乌克兰的决议,但并没有急着收回。

    克里米亚危机的关键转折点,出现在2010年以后,当时美国开始新一轮围堵制裁俄罗斯的方针,在中东推动颜色革命,削弱俄罗斯在中东中亚的影响力。在东欧推动北约东扩,继续挤压俄罗斯生存空间。

    到了2013年以后,乌克兰国内亲俄派与亲欧美派矛盾激化,最后乌克兰亲俄罗斯的总统被迫下台,这个时候,俄罗斯明显感觉到自己对乌克兰失去控制了。为了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只能抢先出手,把战略地位重要的克里米亚拿下,掌握在自己手中。

    站在乌克兰的立场,当年乌克兰国内的亲欧美派,之所以跟亲俄派闹翻,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美国答应一旦乌克兰亲欧派政府上台,就推动乌克兰加入欧盟和北约,在经济上给乌克兰大量援助。

    但问题是,参考立陶宛等东欧国家的例子,一旦乌克兰加入北约或者欧盟了,美国就要在其边境部署武器军队,而乌克兰的边境,跟俄罗斯是紧挨着的。换句话说,一旦乌克兰加入北约,等于美国把导弹安装到了俄罗斯鼻子底下,这跟当年苏联往古巴部署导弹是一个道理,俄罗斯当然不能接受。

    颜色革命

    这就好比你有个邻居,按理来说他养什么宠物,是他的自由,只要不怕死,天天搂着毒蛇睡也没关系。关键这毒蛇他控制不了,随时有可能跑到你家去咬人,当然得想办法预防。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俄乌关系恶化,又是乌克兰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伙同美国危及俄罗斯的安全利益导致的。

    四、结语

    最后,再来总结一下。俄罗斯和原苏联加盟国之间的矛盾,想要分出一个对错来,显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

    但有一点是很确定的,那就是在俄美博弈的大局不变的前提下,俄罗斯和原苏联其它加盟国之间的关系,是不可能也没办法回到苏联时代的,恰恰相反,历史遗留的各种矛盾,再叠加上以美国为首第三方国家威逼利诱,只能是旧恨填新仇,矛盾越来越多。